進到阿公家看到XX時~我傻眼了

進到阿公家看到XX時~我傻眼了

今年三月,有一個久未回診的阿公又回診了;當時他的視網膜已經有病變,看的不是很清楚,需要有人攙扶著他就醫。大概在生活的自理上不是很好,沒有經常洗澡,阿公身上有股不好聞的味道。

 

當天我就載著阿公回家去,除了幫他省個計程車錢之外,也是要去看看他家的環境,以及協會可以做些什麼!

 

一到阿公家,看到那個住家環境,讓我在門口呆了許久、遲遲不敢相信有人會住在這樣的地方!

 

阿公住在廚房,人就睡在一個木板床上面,地面上凌亂不堪,垃圾袋、藥袋、罐頭、針頭、食物、雜物、便當盒、零錢散落一地;農具、衣服褲子、餐具…堆滿四週;床鋪上的棉被也是骯髒到不行、天花板更是結滿了又黑又長的蜘蛛絲。那個場景,除了垃圾堆之外,我想不到有什麼其他字眼來形容,阿公怎麼會住在這樣的環境呢?

img_20160324_112702

在訪談之後得知阿公有糖尿病好幾年了,吃全素,領有殘障手冊;妻子不知去向,家裡有2個四十幾歲的兒子,均未婚,一個打零工,一個有輕微精障;女兒跟女婿則是有時會幫阿公帶便當來。沒有便當時,阿公就自己煮個白麵配醬瓜來吃,吃的可以說是很簡單,但在營養上卻不是很好。阿公75歲,沒有工作也沒有收入,生活只靠老人年金每個月3500元!

img_20160608_110428

因為弱視,阿公在行動上不是很方便,走路都要小心翼翼的走;也就因為這樣,生活物品幾乎都在放在垂手可得的距離內。也無法把居家環境作乾淨的整理,因此家裡螞蟻、蟑螂、毛毛蟲是經常可見(廚房門口出去就是農田),碗盤、電鍋也不乾淨,一整個衛生就是不好。

 

因為無法作精細的動作,阿公在吃藥上與注射胰島素是有困難的,這對衛教師來說是個蠻大的挑戰。

 

胰島素算是好解決,衛教師用空針抽胰島素給阿公注射,阿公可以學著觸摸空針,能夠拔掉針頭蓋,再注射到腹部、推藥完成注射動作。至於空針則不要求把蓋子套回,直接放到空罐子即可。

 

但用藥就比較困難了。一開始是拿藥盒給阿公使用,但星期藥盒的蓋子並不是很好開啟,阿公也會搞不懂是上面還是下面(很可能會開錯格),取藥也容易把藥不小心掉到地上,因此會少吃或沒吃到藥。後來是使用藥包袋,把每一餐要吃的藥包在一個小袋子裡,每次只要拿一包撕開來吃就可以。雖然看似容易,但對一個視力不好又上年紀的人來說,就算能撕開藥袋,也不是那麼容易把藥取出來;我就看過阿公把藥倒在手掌上用舔的去吃(因為藥小顆不好拿),也看過他直接把藥包往嘴裡倒,很吃力。但用藥情況已經是改善很多了。

糖尿病友用藥板

因為阿公情況比較特殊,愛胰協會的家訪志工每個星期會去探望一次。每次會幫阿公帶七天的藥量去,並幫他做些簡單的整理。現在製作了一個阿公專用的用藥板,把每天的藥包浮貼上去,阿公只要記得撕下來吃就可以了。

 

因為居家環境實在是骯髒又不衛生,對健康並不是很好。後來我們找上華山基金會,請他們的清潔志工來阿公家打掃。當天來了8個替代役男,很迅速的將垃圾運出、清除天花板蜘蛛絲、擦拭因為失火煙燻的漆黑牆壁、洗淨碗盤、拖地擦地。一個上午就讓阿公住的環境改善很多。當中丟掉的一些物品,事後我們都有買新的給阿公。

病友居家訪視

之後我們找上宜蘭縣政府社會處,看看是否有什麼資源是可以給阿公用的。很棒的是,縣政府民政處有個物資銀行,申請核准之後,贈送了一袋的物資給阿公,包括了白米、白麵條、醬瓜罐頭、麥片;之後宜蘭聯合勸募基金會提撥了急難救助金二仟元給阿公,這些對於經濟困難的阿公來說不無小補。

 

因為阿公不方便外出購物,這筆錢就由愛胰協會保管並使用。志工會視情況與需要,幫阿公代購一些生活用品,例如礦泉水(阿公家並無飲水機、煮開水又危險)、牛奶、水果、麵包等。

 

原本有連絡在地的社區關懷據點,請他們志工每天中午送便當給阿公,餐費就由這筆錢支付;但後來因為阿公吃全素,社區無法提供這樣的需求而作罷。又因為阿公沒有每天洗澡,我們透過管道找上其他單位,預定每週一次來幫阿公洗澡及作居家打掃(雖然之前打掃過了,但其實並沒有辦法維持很久),但因為阿公不想花這筆錢,最後也是無疾而終。最後我們把剩下的錢還給阿公,由他自行運用了!

 

現在我們的志工每星期會去探望阿公,除了送藥與照顧他的血糖之外,也會簡單的打掃一下,至少不要讓住家那麼凌亂與不衛生。

 

在社會的角落裡,像邱阿公這樣缺乏照顧的長輩還是有很多。若您有想要服務這些長輩,不管是捐助善款、物資,或是來當協會的志工(需要受訓),我們都會非常的歡迎您!

 

宜蘭縣愛胰協會總幹事 黃煜順

 

郵政劃撥捐款帳號 : 50312676

戶名 : 宜蘭縣愛胰協會

社團法人宜蘭縣愛胰協會

網站http://www.dmsupport.org.tw/

地址:265宜蘭縣羅東鎮光榮路489號

電話 03-9560620